推广 热搜:

师父还有一口气在,可是他什么也没说,不等我止住血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韩青怒吼:你为什么还在这儿?!  韦帅望居然还没到操场上去,居然还懒洋洋地半倒在太师椅里。然后韩青才看到冷兰与冬晨,不禁
 韩青怒吼:“你为什么还在这儿?!”
  韦帅望居然还没到操场上去,居然还懒洋洋地半倒在太师椅里。然后韩青才看到冷兰与冬晨,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有点难堪。
  两个漂亮孩子已经站起来:“掌门。”
  韩青只得苦笑:“失礼了,一路还安稳?”
  冷兰点点头,冬晨微笑:“韩叔叔,帅望路上遇到我们,我请他陪我们过来的。”
  冷兰扁扁嘴。
  韩青笑了,摸摸冬晨的头:“长这么高了,我看看,比帅望还高一点。”
  帅望笑嘻嘻:“嗨,完了,你帮我说话,我师父连你也不信了。”
  韩青无奈地:“帅望……”叹口气,无语了。
  说过劝过骂过一千次了,只要韩青一转身,韦帅望就会从小校场上消失。有时韩青想,也许韦行的方式才是有效的。
  可是韩青下不了那个手,而且韦帅望比他想象的要坚强一点,某次韩青暴怒之下失去控制,结果韦帅望哭嚎惨叫连滚带爬,可惜,勇于认错,坚决不改。
  韩青还能怎么样呢?也不可能真的象韦行那样天天暴打他啊。
  韩青问冷兰:“令尊令堂一向可好?”
  冷兰瞳孔微微缩起,没有开口。
  冬晨微微红了眼圈:“我同师姐,正是为此而来,家师于上月不幸遇害。”
  韩青愣住,半晌:“怎么回事?”震惊地。
  帅望心想,靠,我师父装象的水准还真高啊。
  冬晨道:“我师父被人从背后偷袭,背上一掌,是冷家功夫,师娘让我们过来向掌门求助,请掌门替我师父主持公道。”
  韩青咬牙,痛恨,妈的,偷袭!
  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?
  
  良久,韩青问:“谁最先发现的?”
  冬晨道:“是我。”
  韩青问:“当时发现有外人在吗?”
  冬晨摇摇头:“没看到有别人,我去时,师父还有一口气在,可是他什么也没说,不等我止住血,他就已经过世了。”
  韩青微微眯上眼睛:“止血?”
  冬晨道:“他胸前中了一剑,血流不止。”
  韩青微微动容:“背后那一掌情形如何?”
  冬晨道:“有一个红色掌印,打断了脊骨。”
  韩青道:“掌印是深红?”
  冬晨微微沉呤:“很鲜明的红色,很吓人,比一般的红肿的红色要鲜明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