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男人却眉目平静,似乎并未瞧见那抹身~影。

   日期:2020-11-2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徐熹却突然眼睛微眯,落在水榭后正在搬运盆栽的数个宫女身~上,其中一人,步履蹒跚,不正是旧日凤鹫宫的主子年璇玑吗?他探看了
    徐熹却突然眼睛微眯,落在水榭后正在搬运盆栽的数个宫女身~上,其中一人,步履蹒跚,不正是旧日凤鹫宫的主子年璇玑吗?

    他探看了一下龙非离的神色,男人却眉目平静,似乎并未瞧见那抹身~影。

    龙非离在皇后身边坐下,道:“母后凤体违和,该在宫里休息,怎还摆起了宴席?”

    太后年逾四旬,却容貌姣好,颦笑间华贵毕露,只是眉间隐隐蕴了一团黑气,她笑道:“难为皇后和嫔妃们一番心意,哀家设宴就算是谢过了。”

    “皇上这是责怪臣妾么?携姐妹们来给太后娘娘问安是臣妾的主意。”座中一个女子低笑。

    肤光如雪,娇美妍艳,琴芳宫华妃。太后的外侄女。

    太后笑骂:“敏儿,就你嘴贫,皇上要赏你怕也来不及。”

    华妃这几句居功之说,一些妃子不免暗自气愤,却碍于她地位高贵,向来得皇帝宠爱,又是太后娘家的人,便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   一殿四宫,皇后坐主鸾秀殿,下面便是四妃,两正两侧。

    同为正妃的慧妃却笑道:“妹妹先前还以为是皇后娘娘的想法呢,却原来是华妃姐姐表率三宫前来为太后娘娘问安,这份心意,妹妹自愧不如。”

    华妃岂听不出她话里的讥讽,甚者把火信子引到了皇后的身~上,暗讽她的锋芒盖过皇后。

    皇后郁弥秀是先皇托孤大臣右相郁景清的长孙女。郁景清这位三朝重臣,即便是太后与皇帝也敬让三分,兼之皇后知书贤淑,华妃虽不把她放在眼里,却也不愿意与她为敌。

    太后微微翻动了眼皮,华妃一凛,正想说句什么,皇后已微笑道:“慧妃妹妹哪里的话,皇上日理万机,又为太后娘娘的病忧心。为皇上分忧,这谁带的头,还不是一样?”

    龙非离淡淡一笑,袖手握住皇后的手。

    慧妃咬牙,龙非离却道:“敏儿,还是该罚。”

    华妃脸色顿变,红唇轻咬,直直望着龙非离。

    太后道:“皇上,今个大家在哀家这里小聚,份属高兴之事,这罚就免了吧。”

    她脸色稍凝,眉间那抹浅黑突见幽深。

    龙非离眸色微动,“母后,这奖罚该分明。”

    他这话一出,太后倒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举杯轻啖了口茶。

    “朕还有些奏章未批阅,今晚就令琴芳宫侍墨吧。”

    华妃闻言大喜,笑绽若花,“臣妾遵旨。”

    皇后也轻轻笑了,龙非离放开了她,她凤纹锦袖里,如葱五指紧刺入掌心。

    慧妃正暗付皇上出言警示华妃做事需照拂皇后颜面,不意这个男人的心意难测,一时又惊又气。

    一众宫婢正把水榭后方的盆栽搬到亭心来,身~影穿插。

    她心里郁结,要寻人撤气,玉指轻扬,随手指到一个宫婢身~上。

    “你把这花搬过来给我瞧瞧。”

    那小宫女吃了一惊,惶恐下,脚步微跚,撞到了后面一名女子身~上。

    哐啷一声,泥土飞扬,却是那女子把被撞之下把手中盆栽摔碎。

    两人连忙跪倒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